人工智能时代价值教育面临的新挑战

樵夫2021-08-27 17:17

人工智能如同蒸汽时代的蒸汽机、电气时代的发电机、信息时代的计算机与互联网,推动人类进入人工智能时代。人工智能时代将是人类社会全新的大发现、大变革、大融合和大发展社会,将是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得以实现的社会。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价值目标实现,需要价值教育的哲学视野和思维拓展,重新认识人工智能时代价值教育新定位、新内涵和新特征,寻求价值教育理论创新和实践突破。

人工智能时代价值教育面临的新挑战

1.人工智能时代价值教育的新定位、新内涵、新特征。伴随着人类社会生产力发展和生产方式变革,越来越多的人从生产劳动中解脱出来,拥有更多时间、精力从事更有意义的事情,越来越多的人成长为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科学家、政治家、艺术家,为人类树立了自由全面发展的价值标杆。人工智能时代,人的生存方式和生活环境将发生质的变化,人与“机器人”将相竞、共存、共生而存在。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将建立在“机器人”为人类服务、为人的个体发展服务的价值基础上,并在物理空间、社会空间和信息空间中处于主体地位。价值教育新定位将有助于把人的价值视野和格局由生理、安全、社交、尊重等手段型价值提升到自我实现、超自我实现目的型价值层面,把对真善美的理想追求转变为人的价值现实。

人与“机器人”和谐相处是智能社会人必须面对的现实,也是人工智能时代的价值教育新内涵所在。在人类“群体”发展上,将表现为人类逐步摆脱生物性束缚,在人类自由解放的价值追求中与“机器人”共处。在人类“个体”发展上,将表现为一部分人寄人(机器人)篱下,为生存而奔波;一部分人将依托人工智能技术而存在,成为人工智能技术掌控者或技术人;一部分人将拥有更多社会财富和自由选择空间,无限接近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状态。为此,价值教育既要为人类走向智能社会提供价值引领,也要为不同利益诉求和价值需求的人提供价值视野。价值教育的多元多维多样性存在,不仅避免了手段型价值天花板造成人的利益碾轧现象,又为人们凝聚在人类共同价值空间共同面对人工智能的价值诱惑和利益遮蔽提供了价值空间。

2.建构人工智能时代价值教育新样态。价值教育新定位为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提供了方向指引,为正确认识人工智能技术及其带来的诸多不确定性和价值伦理等问题,提供了一个价值思维新框架:首先,把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作为最高价值标准和教育最高准则。人类在通向自由的征途中,必然会遇到一系列问题和挑战,前提是不能为自己创造一个上帝“万能机器人”来限制人类的自由。人工智能一旦发展到超人工智能阶段,突破“奇点”,人类主体地位将很有可能被超智能“机器人”取代,人类将面临生存危机。人类必须未雨绸缪,在通向自由解放的道路上,始终把人类安全放在第一位。当发生生理、生存和尊重等手段型价值冲突,甚至人的真善美价值追求相互冲突时,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是唯一能够使这些价值冲突达到和解的标准。其次,始终把人工智能的手段型价值放置于基础性地位,确保人的生物属性根基牢固。因为人在没有摆脱生物属性之前,一刻也离不开人作为生物人存在的基本生理需要。为此,人类始终要把手段型价值作为人的生存发展基础价值确立下来,并尽可能满足每个人的生存需要。否则,一切目的型价值都将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第三,做好人工智能技术支撑下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价值引领。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是人类社会整体推进和人类逐渐进化的过程。正如前面反复讲到的,人工智能在为人类社会创造巨大财富,提供人类生存发展的智能技术支撑的同时,也极易造成贫富差距,出现人向“机器人”讨饭现象,甚至会导致人类社会混乱。当人类物质财富极大丰富,人与人的关系摆脱物质羁绊,人类社会文明程度高度发达,社会将不再因生存而发生战争战乱,对真善美追求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也必将成为人的毕生追求。

3.推动学校价值教育向人工智能时代转型。学校是价值教育主阵地,课程是价值教育的载体,青少年时期是价值培育关键期。人工智能时代,世界万事万物将密切相连,各种错综复杂关系将被信息化、数据化,未来世界将属于掌握人工智能技术以及拥有智能社会正确价值观、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的新人类。教师是人工智能时代学校教育变革的关键,是青少年学习人工智能课程的师资保障。人工智能发展极大解放了教师,让教师的工作重点回归人的心灵导师。智能社会价值教育首先要抓住教师这一关键群体,把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价值目标转化为全体教师共同价值追求,植根于教师内心深处,并转化为教师自觉行动。为此,要把人工智能教育纳入教师职前教育和职后研修,重点关注教师“爱商”“数商”“信商”三大本领培养,整体提升教师在人工智能时代的智能素养和教育教学水平。当务之急,要把工作重心放在人工智能课程专任教师培养,做好人工智能教育的学校普及。如果教师掌握人工智能技术,则可以按照建构在人工智能技术基础之上的智能社会客观实际做出主观的价值判断,但对于不懂人工智能技术的教师,他随时都可能会弄错客观应该做出的价值选择。因此,价值教育既要关注教师、学生的主观因素,更不能忽视人工智能时代教师、学生的必备客观基础(如经验知识等)。人工智能时代的价值教育直接关系到智能社会人的生存发展和人类的主体地位,学校要按照人工智能社会人才需求和价值要求对现有学校课程体系进行调整完善。学校价值教育既要强调价值观形成的个体性和主观能动性,更要重视社会文化的互动关系,特别是与“机器人”的共存共生关系,同时要借助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凝练出智能社会人类价值形成规律和个体的价值成长过程。无论哪种模式和方式,都要凸显个人的主观能动性和价值观的个体性,都要有人的思考、感受、选择、沟通和行动等价值要素体现。

4.探索建立人机共生的智能社会价值文化。人工智能时代,人与机器人打交道将成为新常态,人机交互将成为社会普遍现象,“机器人”也必将要主动适应人类需求。价值教育要与智能社会人的存在方式和生活方式相契合,要对人与“机器人”的关系作出正确的价值认知和价值选择,更要对智能社会人与“机器人”共生共存社会价值文化氛围进行营造。实现这一目标,首先,找到人类与人工智能之间共通的链接点和链接机制,如同人工智能借鉴脑神经网络模型创造了深度学习技术;第二,认清人工智能技术引发的价值伦理问题关键点在于人创造出“机器人”,风险点在于“机器人”有可能超越人类智慧“奇点”,以及深度学习技术让人工智能可能拥有人无从感知的暗知识;第三,厘清“自由人”智能世界出现的人类与“机器人”的关系,回答人与机器人到底“谁听谁的”价值选择问题。诚然,人类走向自由全面发展的智能社会,必将以人的自由和主体地位为前提。因此,推动价值教育社会化,建立人与“机器人”共存共生的社会价值文化,必须遵守价值教育的机器人定律(阿西莫夫所提出)认知逻辑:零定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整体,或因不作为使人类整体受到伤害;第一定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因不作为使人类受到伤害;第二定律,除非违背第一定律,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第三定律,除非违背第一及第二定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这四大定律是人类与“机器人”价值链接的基石,是人类与“机器人”共存共生的价值基础,更是人类幸福安全地追求自由全面发展的基础保障。这些原则定律不仅要植入近乎所有机器人软件底层,作为不可修改、不可忽视的规定,更要通过价值教育把这些原则定律作为全社会价值共识和价值遵守。否则,人类和“机器人”任何一方出现纰漏偏差,极易导致人类智能社会构建起的价值体系土崩瓦解,甚至导致人类社会秩序紊乱或被“机器人”取代。

点击图片免费领取课程!

人工智能时代价值教育面临的新挑战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整理发布的“人工智能时代价值教育面临的新挑战”一文,更多相关内容尽在AI人工智能频道。

免责声明:本站所提供的内容均来源于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由本站编辑整理,仅供个人研究、交流学习使用。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管理员予以更改或删除。
有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