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椿正文

硬笔书法基础:硬笔书法的线条美-明椿

落笔不悔2022-04-22 10:21

  硬笔书法艺术是线条的艺术。线是书法中最基本的元素,线在中国造型艺术中,又是最简洁、最概括、最单纯而又最深刻的,是人类生命的象征。

书法入门

  硬笔书法的艺术

  “日本近代画家村上华岳说过线是贯穿整个宇宙的最根本的东西”。线条是书法家表情达意、精神、气质、学养得以流露的媒介。在欣赏一幅书法作品时,首先映入欣赏着眼目的也是线条,也是欣赏者沟通书家的桥梁,通过线条欣赏者可以获得精神上的美的享受,心灵上得以慰藉、净化和震撼。线条是硬笔书法艺术的主旋律,是灵魂,作为纯艺术的寻绎,书法家可以紧紧抓住线条反复“锤炼”反复“讴歌”。如果说,毛笔的线条能充分自由的在点、线之间快速变幻身形的话,硬笔的线条唯有可怜的拖着自己清瘦的身段翩翩起舞。如此的先天不足使硬笔在表现形态上只能将注意力集中在点、线方面。

  然而在近年来硬笔书法热潮的兴起,在硬坛这块广阔的土地上却佳作纷呈,风格迥异,或秀美,或老辣,或雄强,或生挫……这些都充分证明了硬笔的线条自有其存在的意义和特殊的美学价值。那么,硬笔书法线条的美学价值具体体现在哪里呢?“唐朝着名诗人杜甫有论毛笔书法的名句书法贵瘦硬方通神,正好为硬笔书法的线条题写了具有前瞻性的绝妙评语。与毛笔书法相比,硬笔书法的基本形态特征是“瘦”,工具的本质使其特点体现为“硬”这硬非生硬,而是使观者有绵里藏针般的感受。用风格化的名词来提炼它的理想刚健。刚者,坚强也,如千仞铁塔,稳定压倒一切,充满力度美;健者,挺劲也,是弹性的张力与纸面接触时耕下的轨迹。它决不是拖泥带水,又非蜻蜓点水。其实,比其毛笔书法来,硬笔要达到笔笔中锋的程度要快得多。“晋卫夫人的《笔阵图》中提到:善笔力者多骨,骨微肉者谓之筋书”。“米芾在《自述学书帖》中论述的更为深刻:要得笔,谓骨筋皮肉、脂泽风神皆全,犹如一佳士也。又笔笔不同,三字三画异,故作异;重轻不同,出于天真,自然异又,得笔则虽细如鬓发,亦圆,不得笔虽粗如橼,亦褊。此虽心得,亦可学”。因此,刚为骨,健为肉,硬笔书法线条的本体基调大致可定。

  基调一定下,线条在作品中的表现就可以加以衡量了。一幅硬笔书法作品的鉴赏跟其它艺术品一样,首先关注的当属整体美。而组成整体的正、负空间的分割,黑白色块对比的节律,都是线条的长短、粗细、方圆、正侧、疏密等诸因素有机调和的结果。抽象地看,是点线在一定时空中按某种一定的节奏所构成的造型。经过对整体的扫描之后,基本的点线品质则是要进一步加以赏析的重心。传统的毛笔书法对点线的追求历来是摆在一个很高的层次,甚至在评价一位书法家作品时,往往先看点线功力如何,崇尚无一笔无来历。对硬笔书法来说,工具特性的局限使毛笔书法式的标准称为不太实际的参照系统,但如果作品的点线任其自编自演,一点也不参照前人的宝贵经验,恐怕作品的耐看程度要大打折扣了。

       毕竟,历史证明:缺乏对线条的理性锤炼将无法产生真正完美的作品,其风格或许能流行一时,但决不会墨泽千秋。二王、颜真卿、米芾、王铎等历代书法大师的杰作可以为证。因此,提高一幅书法作品线条的质量,一定程度上即是提高书法作品的艺术性,在刚健的基调规范下,高品质的硬笔书法线条应具有的审美标准可分为:

  (一)力量美,力量感是书写着力度的运用在观赏者心理的投射。此力量并非可简单地理解为物理学上的概念,虽说只要写字,就肯定要注入力量,但这种所谓的力量,是书法中的一种巧力,是手、指、腕的运作技巧在意识高度协调、控制下且化合了书写者本身审美观念、书写经验的自然运动。体现的感觉一般是“劲挺”。古代书法术语在这方面有很多强调,如力透纸背、万毫齐力、全身力到、笔力千钧。“中国书法在很早的时候就强调笔力,但也有一个过程。在甲骨文时代,笔力表现是无意识的,它受工具的限制,要拿刀刻,当然不会想到笔力有力与否。到汉代隶书的时代,线条应该说表现得比较充分了,但线条的力量感还没有被绝对重视,线条还是依附于文字而存在。真正主动追求线条力量感,要到汉末特别是魏晋南北朝以后,其标志是蔡浥《九势》的提出。”硬笔书法虽使用的工具不同,但二者同为书法,就必然有内在的相同的联系。硬笔在表现力美方面还要优于毛笔,硬不是生硬,硬是力的象征。这种力跟自然力是没有关系的,它完全是一种感觉,是书家在长期书法实践中功力的积累,力是训练有素的笔墨技巧的体现。离开了笔力,整幅作品就会显得毫无生气。这种“力”赋予了硬笔书法作品的生命意义,“生命来源于运动,有力才能有运动,一运动起来便会对线条直接产生效果:有粗有细,有枯有润,有长有短,有变化,有生气,有动感,有质感。”硬笔书法作品力求的就是这种效果,“刚劲之力如铁画银钩,柔和之力似绵里裹铁。尽管有风格的不同,然而都以不同的表现手法在他们的作品中体现出共性的力度美。富有力度感的作品之所以美,是因为它能使观赏者在这种凝固而静止的字形中领略到生命的风采、心灵的律动。如果笔力弱薄,书法美就无法得到充分的表现和发挥。”

  (二)节奏美,节奏感的存在就是一种生命的存在、活泼的存在。从节奏感里面发现了一种活力,然后在活力里面体验到了生命的价值。毛笔书法能够表现出很多书法家的个性,硬笔书法也如此,在硬笔书法线条里面熔铸了每一位书家的独特的生命价值,庞中华是庞中华,王正良是王正良。再进而言之,每位书家生命的活力都体现了线条节奏感的审美价值。如:空间节奏、用笔起伏节奏、空白节奏、方向节奏等。“硬笔虽然笔尖的弹性较小,不能像毛笔惟笔软则奇怪生焉,但要表现线条轻重变化的节奏感,必须重视笔下的提按、起收、行笔变化,即古人谓一波常过三折,否则线条便显得苍白无力,状若死蛇,”无一派生机活力。

  (三)立体美,这是一个矛盾的说法,因为线条本身是平面化的存在,根本不可能符合三维空间长、宽、高的物理标准,可缺乏立体感,线条就单薄乏味,不耐看。真正的立体感应是沉着、浑厚的并能让人感受到线条中蕴藏的丰富信息。其实,硬笔工具不像毛笔那样由“万毫”制成,它的笔头构造也就由薄薄的二片钢片组构;简单的说,书法所强调的立体感是一种抽象地经过提炼的空间。在创作具体的硬笔书法作品中,又因书体不同、书者的审美趣味各异而自具形态。如写谢继东的行书运笔流利,以露锋为主,线条清劲有力,作者似乎偏爱流畅的力度美。王正良的长篇力作《文心雕龙》则带有较浓的毛笔位,此作点线内敛,典雅含蓄,秀润清朗,作者凭借深厚的毛笔书法功底,使观者领略到了硬笔线条的另一种风采。

  综上所述,如沈鹏所说:“线条是单纯的,也是最丰富的;难以单纯,所以其丰富更可贵,也更难得。”在层层探索了硬笔书法线条的物质形态、审美标准后,再就深层挖掘的话,势必触及线条的本体。应为,线条是作者内在意蕴的外在状态。“美国艺术家罗伯特.亨利认为:每一部真正艺术品的背面,是存在状态的到达。即比寻常的存在瞬间更长的时刻,无论这种活动性是依赖于毛笔、钢笔、凿刀,还是借助语言,其结果不过是这种状态的副产品”。概括而言,每幅硬笔书法作品都称得上是书写者的一篇“心情故事”,是每一个人生片段的浓缩记录。对硬笔书法而言,作品是硬笔线条由形到神的美学展露,是对生活当下这一片刻的诗性体验通过笔尖凝聚在纸上的留痕。因此,每位书家保存的等身作品,既是他书风的演变史,又是一辈子的艺术人生记录。

以上就是开课吧广场小编今日整理的关于书法相关内容,想要练得一手好字,明椿学社零基础书法训练营专业讲师带你快速入门,更多相关内容尽在明椿

免责声明:本站所提供的内容均来源于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由本站编辑整理,仅供个人研究、交流学习使用。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管理员予以更改或删除。
有用
分享
全部评论快来秀出你的观点
登录 后可发表观点…
发表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Hello,World公开课